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会同县一完小209班博客

精神的浩瀚,想象的活跃,心灵的勤奋,可谓天才!

 
 
 

日志

 
 
 
 

黑夜中的一盏灯 【原创】  

2014-12-09 17:39:32|  分类: 个人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或许,记忆里有许多的往事都会随着时光的推移而渐渐熄灭,就像消失在风中的一缕灯光,却不曾像我们懦弱的人类一样瑟瑟发抖过,它们只是在风中昂着头,笑对风雪。每每看到城市烟火那一盏盏耀眼的霓虹灯,我就会想起我并不灿烂的童年。是啊,今夜,明月东升,照亮了大地,给大地带来了光明。而彼时,无月,只有红色的灯火,照亮了我年幼的心。那时,我还不知世上有一个词叫“烛影摇红”。我只知道,那红色的灯光,映红了妈妈的脸,也映红了我年少的心。母亲给过我许多关怀,这关怀却又因那些无微不至而显得琐碎。在我貌似凌乱的个人生活中,也许最深重的忏悔也无法将它们一一遮掩……

我的家乡处在一个比较闭塞的小山村,家门前是一条不太浑浊的小溪,每到夏天,母亲都会带着我们姐俩乘坐在小院里,在灯光的照映下给我们讲她过去的故事,那时的我微微懂事,不太能体会母亲说的话,至少也无法领悟母亲那苦涩的童年。我们姐妹的好奇与母亲的和蔼都停留在黑暗的最深处,但唯有一盏灯在为我们保驾护航,让母亲继续讲述着,讲述着…..

记忆中,父亲与母亲的感情并不融洽,三天两头的吵架,因为母亲家境贫寒,父亲一直投以轻视的眼光对待了母亲十多年。一个夏日的黄昏,我们正在吃晚饭。母亲习惯性的夹了一块菜放到我碗里,刚刚落箸,我便叫了起来:“唉呀!妈,说了多少遍了,别给我夹菜!多不卫生啊!”母无语。
 过了一会,妈妈又开口了:
 “要不要盛凉面?”
 “我要吃自己会盛,你就少操点心吧。”
 “……”母又无语。
 于是,她自己盛上面条,吃了起来。这一次,我对她吃面条时发出的咂嘴声体现了空前的大度——端碗到院子里吃去了。
 吃完饭,进屋来,母亲已经在洗碗了。她用一个手指头缠着纱布,我于是要求洗,母亲说她已经沾了手,我转而用抹布擦桌。未经意中,余光里看到母亲撩了一下自己的额发,我下意识的扭头看她,她也隔着厨房的玻璃看我。意外的,母亲竟朝我笑了一下。她故意笑得很夸张,眉毛扬起,在额上垒出几道轻轻的皱纹,眼睛也睁得大大的——那是一种对我而言很经典的笑,从我小时候用手指头做手枪把母亲当地主婆瞄准时就开始了。可现在的笑已经增添了几分长者才有的慈祥和难以名状的沧桑感。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伴随着梦总能含含糊糊地感觉到母亲正独身一人在缝补着我们的衣物,我们都睡了,陪伴她的只有那微微的灯光,现在想来,我能感觉到她身上背负的寂寞与沧桑。一次早上,我们都睡得昏沉昏沉的,母亲忘了叫我,我发现已迟到时变得又气又急,嘟哝了几句,全是怪她的话。她只宽慰道:“路上小心点儿,跟老师说,都怪我没叫醒你……”
“好了,好了,别啰嗦了,难怪爸爸不喜欢你。”我故意刺激母亲以泄愤。
……
 人生中也许总要有那么一段轻狂不羁、孤傲愤世的经历,或以为自己是英贤圣雄,或去硬着头皮假装学坏。在这个时候,社会没有宽容我,宽容我的唯有母亲。
小时候,每年冬天都要下好大的雪,铺得漫山遍野白雪皑皑。为了让家里养的两头猪能在年前卖个好价钱,母亲每天都要给猪们喂得饱饱的。尽管下了雪,母亲也每天都要到白雪覆盖的地里去砍一担白菜回来。有一次我跟母亲到地里去。空旷的野地里北风呼啸,刮得人裸露的皮肤生疼。我们从雪层下扒出白菜,只一下两下,我的手就冷得刺骨,似有万箭穿心。偷偷看母亲,却见她一点儿也没有冷的意思,哗啦哗啦地扒开结冰的雪层,拔出已被冻结的白菜,扔到雪地上去。我又扒了几下,实在忍受不了,便袖手站在一旁,问母亲冷不冷。母亲答道,不冷。见我很惊讶的样子,母亲继续说,对自己说不冷不冷,也就不冷了。 
我听得一下怔在那里。忽然我第一次懂得了母亲。我学着母亲的样子弯身下去,一下、两下、三下,我们扒开厚厚的雪层,掘出一棵又一棵白菜。每一下,我都咬着牙对自己说,不冷,不冷。 
当母亲跟我把满满一担白菜堆起来的时候,我们把冰块一样的双手拢在一起搓着。母亲把我的手放到肚皮前的毛衣里暖着,不知是泪水还是雪花朦胧了我的眼睛。夜晚,母亲又和我在充满温暖的微微灯光里,暖和着各自的身子。  
母亲读书很少,不会讲太多的大道理。可是她总教育我们,做人要忠厚老实光明磊落,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要走得直,站得稳,就像灯光一样,照亮了别人也快乐了自己,母亲一直是我们的榜样。她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后来,由于工作的调动,我离开了那个闭塞的小山村。舍不得离开家,更舍不得离开已爬满白发的母亲。临行的夜晚,我亲呢的偎在她的怀里。母亲抚着我的长发,叮嘱着琐碎的生活细节。远行的儿女总会带着母亲的牵挂,可我那时并不觉得什么,只是在母亲的温柔叮咛中一点点进入了梦乡。

离家很久了,偶尔会惦记母亲的身体。可是更多的还是把精力投到了对未来的打算上,为自己的生活忙碌的奔波着。只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看到闪耀的灯光便会想起母亲,随后会拿起话筒询问母亲的近况,母亲的声音越来越慈祥,也越来越苍老,已有了岁月的痕迹。每一次,母亲都会耐心的听我讲发生在我身边的种种琐事。高兴时,她会和我分享。遇到了我不开心,她总是劝慰我,替我担心。有时我会想母亲好象是我的倾诉者。是一个温暖的心灵的港湾。

母亲就像微微的灯光,温暖了我,也照亮了我心灵的黑暗,为我前进的道路上指明了方向,也让我在以后坎坷的道路上不再感觉孤独与害怕!母亲啊母亲,您就像我人生道路上的一盏启航灯,心中的雨点来了,除了您,谁会是我无遮拦天空下的隐蔽?这微微的灯光,在黑暗的深处,摇曳着,摇曳着,不停地散发着迷人的光辉!
    附记:我在这个小山村里生活了二十多年,虽然只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木屋,但多多少少,在那倾注了我的很多往事,难以磨灭,有痛苦也有欢乐,说实在的,有的时候我不愿去回忆那不堪一击的往事,但有的时候,痛楚的回忆也是美好的。乡村清新的早晨,让我怀念,但带着隐约灯光的傍晚,更让我有无尽的遐想。我并不是一个忧郁的人,只是,偶尔遇到一些小小的事情,也会让我伤感好一阵子。其实,我不是一个忧郁的人。
    我之所以选择第二幅图,是因为那黑暗深处的一缕灯光,把我的思绪带到了儿时的梦幻中,那时的我年少轻狂,狂妄不羁,总是以倔强的性格对待母亲的耐心教诲,而母亲却以博大的胸怀灯光般地包容了我的一切,现在想来,悔意浓浓,有无尽的话语想要对母亲说。
我写作的这篇叙事散文,深深地寄托着我对母亲的无限眷恋和无尽的反思与忏悔。在这个没有标准、丧失信仰的年代,儿女,似乎总是母亲们永恒的信仰。无论她们有时显得是多么愚笨可笑,甚或粗糙武断,但永远都是笃定不移地给儿女们爱。我现在也能更加体会到与母亲共处是一种何等伟大的幸福!
 我的年轻使我无法将对母亲的感激之情尽现于纸上,但,我自有我对母亲的爱与责任。是否写出又有何妨?哪怕只得50分?


 

  评论这张
 
阅读(2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